主页 > 律师法 >

《讼师法》实施后讼师会睹涉及邦度阴私案件非

浏览1574 好评 0 点赞105

  《律师法》施行后律师会见涉及国家秘密案件犯罪嫌疑人仍须经侦查机关批准_法律资料_人文社科_专业资料。《律师法》施行后律师会见涉及国家秘密案件犯罪嫌疑人仍须经侦查机关批准

  《律师法》施行后律师会见涉及国家秘密案件犯罪嫌疑人仍 须经侦查机关批准 新《律师法》第 33 条规定: “犯罪嫌疑人被侦查机关 第一次讯问或者采取强制措施之日起,受委托的律师凭律师 执业证书、律师事务所证明和委托书或者法律援助公函,有 权会见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并了解有关案件情况” ;而现行 《刑事诉讼法》第 96 条规定: “涉及国家秘密的案件,律师 会见在押的犯罪嫌疑人,应当经侦查机关批准” 。因此,部 分律师及学者认为,如新《律师法》与现行《刑事诉讼法》 对律师会见涉密案件的规定有不一致之处,应当适用《律师 法》的规定,理由:一是从立法层级分析, 《刑事诉讼法》 与《律师法》均属于全国人大通过的法律,立法层级相同, 法律效力相同。二是从时间效力分析, 《律师法》属于新法, 而《刑事诉讼法》属于旧法,按照“新法优先于旧法”的原 则,应当使用新法即《律师法》的规定。三是从适用范围分 析, 《律师法》属于特别法, 《刑事诉讼法》属于基本法,按 照特别法优先于基本法的原则, 应当适用特别法即 《律师法》 的规定。所以,律师会见刑事案件的犯罪嫌疑人无须经侦查 机关批准。但笔者认为,此种意见于法无据,律师会见涉及 国家秘密案件的犯罪嫌疑人仍须经侦查机关批准,理由如 下: 一、应当谨慎合理地对新《律师法》的相关条款进行解 释 虽然新《律师法》第 33 条规定,律师自犯罪嫌疑人被 侦查机关第一次讯问或者采取强制措施之日起有权会见犯 罪嫌疑人,但未明确规定律师在办理国家秘密案件时有权不 经侦查机关批准会见犯罪嫌疑人。现行《刑事诉讼法》规定, 律师会见涉密案件犯罪嫌疑人应当经侦查机关批准的条款 属于义务性、强行性规则。因而那种认为律师会见涉密案件 犯罪嫌疑人无须经侦查机关批准的观点,显然无视《刑事诉 讼法》关于此事项的义务性、强行性规则,且该观点所解释 的律师会见权利,超越新《律师法》字面所赋予律师的权利, 属于扩张性解释。 扩张性解释只能限制在被规定用语的可能文义的范围, 只有这样,才能防止扩张解释的泛化。该观点在新《律师法》 没有明确规定律师有权不经侦查机关批准会见涉密案件犯 罪嫌疑人的情形下,扩张性地做出不经批准即有权会见的结 论。因此,该扩张性解释并无明确法律用语作为依据,系无 源之水、无本之木,其结论自然不能成立。 二、应当严格遵循现行国家保密法律体系的相关规定 首先,现行《刑事诉讼法》第 96 条与《保守秘密法》 及相关法规、司法解释构成一个完整的保密法律体系。 《保 守国家秘密法》第 2 条规定: “国家秘密是关系国家的安全 和利益,依照法定程序确定,在一定时间内只限一定范围的 人员知悉的事项” ;第 8 条规定: “国家秘密包括符合本法第 二条规定的下列秘密事项:……(六)维护国家安全活动和 追查刑事犯罪中的秘密事项;……”依据上述法律条款,侦 查机关在追查刑事案件中的秘密事项属于只能在一定时间 限定范围内人员知悉的国家秘密。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 检察院、公安部、国家安全部、司法部、全国人大常委会法 制工作委员会《关于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实 施中若干问题的规定》第 9 条进一步明确涉密刑事案件的范 畴,规定“涉及国家秘密的案件,是指案情或者案件性质涉 及国家秘密的案件” 。 其次, 在办理刑事案件过程中, 对于涉密的人员和范围, 相关部门也有具体的规定。国家保密局《保守国家秘密法实 施办法》 第 20 条规定: “接触国家秘密事项的人员或者机关、 单位的范围,由确定密级的机关、单位限定。接触范围内的 机关、单位,由其主管领导人限定本机关、单位内的具体接 触范围” 。据此,侦查机关有权对刑事案件中的秘密事项确 定密级并规定相关涉密人员的范围。司法实践中,最高人民 检察院也颁布了《检察工作中国家秘密及其密级具体范围规 定》 、 《人民检察院办案工作中的保密规定》等规定,对秘密 等级及保密制度作了具体规定。律师会见涉密案件犯罪嫌疑 人应当严格依据前述法律、法规、规章制度执行。 因此, 《刑事诉讼法》关于律师会见涉密案件犯罪嫌疑 人须经侦查机关批准的规定与《保守国家秘密法》等法律、 法规、司法解释、规定相互呼应,已经构成一个严密的国家 保密法律体系,不能仅以《律师法》的修改即否定整个国家 保密法律体系对此的相关规定。 第三,应当全面辩证地适用法律效力冲突原则。虽然新 《律师法》相对于现行《刑事诉讼法》而言属于新法,但新 法优先于旧法的原则并非在所有法律效力冲突领域“一刀 切”地适用。 《立法法》第 83 条规定: “同一机关制定的法 律、行政法规、地方性法规、自治条例和单行条例、规章、 特别规定与一般规定不一致的,适用特别规定;新的规定与 旧的规定不一致的,适用新的规定” 。该法律条款的前半部 分阐述了特别法优先于一般法的适用原则,后半部分摈弃了 特别规定的适用前提,立足于一般规定冲突情形,明确了新 的一般规定优先于旧的一般规定的适用原则,即新法优先于 旧法原则。 就本文所论述的法律效力冲突而言, 《刑事诉讼法》关 于律师会见涉密案件犯罪嫌疑人的规定与新《律师法》的相 应规定并非一般与特别的关系。 《刑事诉讼法》的规定与《保 守国家秘密法》相互呼应,实质上组成一个刑事诉讼领域中 的保守国家秘密特别条款,该特别条款从属于国家保密法律 体系,而国家保密法律体系相对于《刑事诉讼法》 、 《律师法》 而言均属于特别法。所以, 《刑事诉讼法》中的该特别条款 与《律师法》的相应规定不能形成一般法与特别法的关系, 而是新的一般法《律师法》与旧的特别法(国家保密法律体 系)之间产生法律效力冲突的关系,不能适用新法优先于旧 法的原则, 也不能适用特别法优先于一般法的原则。 依据 《立 法法》第 84 条规定: “法律之间对同一事项的新的一般规定 与旧的特别规定不一致,不能确定如何适用时,由全国人民 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裁决” 。在全国人大常委会对律师会见 涉密案件犯罪嫌疑人是否须经侦查机关批准做出裁决或立 法解释之前,现行《刑事诉讼法》关于律师会见涉密案件犯 罪嫌疑人的规定仍具有法律效力,侦查机关的办案人员仍应 严格执行现行《刑事诉讼法》及《保守国家秘密法》的相关 规定。否则,将依法被追究法律责任。 综上所述,新《律师法》施行后,律师会见涉密案件犯 罪嫌疑人仍应当经侦查机关批准。

本站文章于2019-10-24 15:26,互联网采集,如有侵权请发邮件联系我们,我们在第一时间删除。 转载请注明:《讼师法》实施后讼师会睹涉及邦度阴私案件非
已点赞:105 +1

上一篇:

下一篇:



关于我们

  • 关于我们
  • 品牌介绍
  • 诚聘英才
  • 联系我们

学生/家长

  • 帮我选学校
  • 帮我选专业
  • 投诉/建议

教育机构

  • 如何合作
  • 联系方式

其他

  • 投稿合作
  • 权利声明
  • 法律声明
  • 隐私条款
全国统一客服电话
4006-023-900
周一至周六 09:00-17:00 接听
IT培训联盟官方公众号
扫描访问手机版
家电维修|北京赛车pk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