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律师 >

善良应当被善待——林荣萍状师

浏览1574 好评 0 点赞105

  房地产业加速了城市的快速发展,同时产生了大量建筑民工,一定程度上解决了部分就业问题,厦门法律服务指出,建筑行业待遇水平较好,一天工资少则两百元,多则六七百元,所以,很多农民进城打工都会选择建筑工地,这是一群勤恳工作的社会主义建设者,不但勤勤恳恳,而且非常善良。

善良应当被善待——林荣萍状师

  父亲也是一名建筑工人,这两年一直跟我说房地产不景气,建筑行业不行了,得改行了。其实,我早就希望他不要在工地干活,甚至希望建筑公司都倒闭,对他们的做法确实有点反感。前两年父亲在工地发生事故,眼睛受伤,十级伤残,之后,一波三折提起诉讼,在我的坚决反对的情形下傻傻的与对方达成调解拿到几万块赔偿,此后,一直反对他去工地工作,非常辛苦也危险并且没有保障,建筑工人流动很大,经常变更工作场地,基本上建筑公司都不跟工人签订劳动合同,也不给交工伤保险。发生事故后,建筑公司或包工头能拖就拖,能忽悠就忽悠,而农民工不懂法,不懂怎么维权,有的自认倒霉,有的赔点医药费,有的叫一群人闹事结果自己被抓进去。

  吴梅森是我姑丈的亲弟弟,觉得好多年前,我叔叔在我面前说:那个梅森在工地受伤了,起不来了,叫他去看医生,他说没事,没啥大问题。

  一直以为梅森没什么问题,应该恢复了吧,也没去在意这事。直到2017年11月份,吴梅森的妻子来我办公室委托我去处理时才知道,案件发生在2016年10月,已经过了一年时间,手上没有任何证明劳动关系的证据,没有任何证据证明伤情跟对方有因果关系,当时犹豫了很久才答应接受委托。

  没有任何证据无法起诉,接受委托后的第二天,从厦门开车五个小时去平远县,去当事人受伤的工地调查取证,先是直接找到工地办公室,拿着手机偷偷录音,但接待的人属于开发商,对吴梅森事发情况并不知情,并解释说项目已经发包给建设公司了,建筑公司把项目转包给许老板了,叫我们去找许老板。从中午等到晚上都没见到这位许老板,我试着拨了许老板的电话,接通后我表明了自己的身份,他直接说不跟律师说话,并挂了电话。我又发了几条短信给他,均没回复。

  第二天,一大早又去工地,还是没找到许老板。一直是想跟许老板谈谈,把双方的话录音下来作为证据使用,没想到他一直不出现。只好改变策略,事发时吴梅森的弟弟在现场,得知这信息,喜出望外,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感觉,向吴梅森的弟弟吴全森取证。那时候已经是午休了,我跟梅森找到吴全森住的地方,他刚好在看电视,我说“全森,梅森摔伤的时候你是不是在现场啊,我想叫你出庭作证”。得到让人失望的回答“跟我有什么关系,不关我事”。事发时他是在场的,并且是亲兄弟,本来就想放弃,现在连亲兄弟都不肯出庭作证,其他工人更不可可能帮忙,因为工人们怕许老板扣他们工资,所以不敢说话。

  看着眼前的情况,一无所获,还是没有任何证据证明事发经过,准备跟吴梅森提出解除委托,放弃代理这件案件。我已经启动车子准备回厦门,突然听到不远处有人大声叫我的乳名“平之老,平之老,许老板回来了,就在工地工棚里面”。我从车窗探出,从后视镜里看到吴梅森边跳边拖着腿,同时一手护着那只受伤的腿,跳到我跟前。我立马跳下车,用力“砰”的关上车门,跑到工棚门口,一回头梅森还在后面,我不认识哪个是许老板,又跑回去接吴梅森,跟他一起慢慢走着去工棚找许老板。

  在跟许老板的交流中,他自己把吴梅森在工地的事发经过详细的说了一遍,并一直说吴梅森没良心,说自己这个月考虑到吴梅森经济困难,又请吴梅森来工地看管工地,做些轻松的活,已经很好心了,现在还要找律师来,太没良心了。并对我说:你这个律师算什么,我那边比你厉害的律师多的是。我坐在那默默不作声,早已经习惯了别人的冷嘲热讽,心想:可以啊,咱走着瞧。

  综合双方的说法,得知:2015年11月开始,吴梅森就跟着许老板在平远一带工地工作,许老板虽然是福建老家隔壁村的老乡,但在广东平远有点势力,当事人有点害怕他,全部由许老板说了算,受伤后,许老板带当事人去医院拍片,当时诊断是骨折,但许老板不懂出于啥目的,给当事人叫了个赤脚医生按摩保守治疗了将近四十天,病情没有任何好转。后经过当事人家属强烈要求才于2016年11月30日去梅州市人民医院做手术。手术一年后,每次当事人找许老板解决此事的时候,许老板都说会解决,但诉讼时效都快过了,也没解决的意向。

  考虑到双方无法协商处理,时间紧迫,收集好证据便在当天下午向平远法院提起 诉讼,诉讼过程中发现,许老板名片上印的名字是假名,多方询问后才知道真名是四个字“许某地金”。

  开庭时对方请了两个律师,一个是广东本地的,一个是我认识的福建律师。而我单枪匹马,当事人眼看对方请了两个律师并且年龄都比我大很多,他心里觉得慌,一直觉得案件要输。

  对方答辩认为我方违规作业导致受伤,自身存在重大过错,应承担主要责任;伤情存在二次伤害,没有及时做手术。

  但我们认为本案存在违法分包,建筑公司应该与包工头许老板承担连带赔偿责任;不存在二次损伤,是因被告原因造成原告未及时治疗。

  最终法院未支持我们的8000元后续治疗费,大部分支持了我们的主张,判决建筑公司与许老板连带赔偿吴梅森11万余元。

  判决下来后,对方通过律师联系我说先不要申请强制执行,等4月下旬把钱全部支付给吴梅森,并另行支付5000元后续治疗费,一次性解决此事。之后因我没时间,当事人去找对方律师签了个协议,约定5月1日前付清款项。昨天,对方律师说:钱,5月3日下午会支付。晚上接到当事人的短信:钱没收到!

  农民工是生活在底层最辛苦最善良最弱势的一群人,往往发生事故后取证困难,有时会不想去接这样的案件,看着图片有的缺胳膊少腿,有的血肉模糊,但,总有一些人一次又一次的欺骗、伤害这群善良的人,于心何忍。维权的路很难,有时会想退缩,但只能坚持。

  提供免费厦门法律咨询及专业厦门法律服务,福建君守律师事务所,百姓请得起的厦门律师事务所。

本站文章于2019-11-18 14:23,互联网采集,如有侵权请发邮件联系我们,我们在第一时间删除。 转载请注明:善良应当被善待——林荣萍状师
已点赞:105 +1

上一篇:

下一篇:



关于我们

  • 关于我们
  • 品牌介绍
  • 诚聘英才
  • 联系我们

学生/家长

  • 帮我选学校
  • 帮我选专业
  • 投诉/建议

教育机构

  • 如何合作
  • 联系方式

其他

  • 投稿合作
  • 权利声明
  • 法律声明
  • 隐私条款
全国统一客服电话
4006-023-900
周一至周六 09:00-17:00 接听
IT培训联盟官方公众号
扫描访问手机版
家电维修|北京赛车pk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