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律师 >

青海法制报数字报刊平台

浏览1574 好评 0 点赞105

  共青团青海省委12355服务台自开通以来,以省律师协会未成年人保护委员会为核心的法律专家团队提供法律咨询服务和个案办理援助,尽其所能为青少年提供公益服务,让求助的青少年找到最快捷最有效的解决方案。

  2017年,李某琴通过共青团青海省委12355服务台求助,称因牵扯到医疗纠纷,目前治病导致经济困难,需要法律援助。

  经12355工作人员询问原由,李某琴称2016年8月1日,自己因患胆囊结石到青海省交通医院就诊,经门诊诊断为胆囊结石、胆囊炎后入住青海省交通医院普外二科治疗。8月3日,青海省交通医院为她做腹腔镜胆囊切除术。术后被告知微创手术中,因两块石头掉入胆总管,故手术转为开腹手术,将她的胆总管切开取出两枚0.5厘米大小结石,后置入“T”型管引流,缝合胆总管,另外罩入腹腔引流管及负压引流球一根。腹腔引流管放置一个月后拔出,负压引流球因手术造成的严重胆瘘放置时长达80余天,“T”型管引流长达半年。3根管子放置期间,因固定线脱落缝合了四五次,给她留下了永久性疤痕。

  李某琴于8月16日出院后在家休养,期间经常出现上腹部疼痛、后背放射性疼痛、高烧、寒战等症状,经向主治医生咨询,给予抗生素治疗。11月28日,李某琴前述症状明显加重,再次到青海省交通医院普外二科住院,入院诊断为急性胆管炎。住院期间上腹部MR平扫+MRCP报告结论为“胆总管上端未见显示,肝内胆管扩张,右肝管结石,肝管末端囊状扩张”,住院期间仅给予抗炎、保肝简单治疗。

  2017年1月24日,李某琴在青海大学附属医院做胆道镜检查后发现胆总管上端狭窄严重,“T”型管支撑无效,同年2月份李某琴体内“T”型管自行脱落。

  2月4日、3月2日、7月8日,李某琴分别因高热、寒战、上腹部疼痛、黄疸等症状,先后3次到青海大学附属医院住院治疗,并诊断为“胆管损伤,肝总管狭窄,肝内胆管扩张,胆道感染,胆囊切除术后”。因病情严重,再次手术难度极大,青海各医院无法完成李某琴这种医源性胆道损伤修复手术,为及时治疗,李某琴于7月17日前往上海治疗。

  7月27日,李某琴入住上海东方肝胆外科医院住院治疗,入院诊断为“胆道术后,胆管狭窄”。8月24日进行了“腹腔复杂粘连松解;肝门部胆管狭窄切开、胆管十二指肠修补;吻合术后、胆囊切除术后”,在李某琴术后第二天,主刀医生询问李某琴及家属是否做过胆总管十二指肠吻合术?李某琴及家属表示毫不知情。李某琴在入住青海省交通医院治疗之前从未做过任何手术,查看2016年李某琴在青海省交通医院治疗的手术记录均未发现关于“胆管十二指肠吻合术”的任何记录。

  李某琴认为,自2016年8月3日入住青海省交通医院手术治疗后,因青海省交通医院诊疗不规范,造成了她医源性胆管损伤,导致间断性的高烧、寒战、黄疸、腹部疼痛,身体状况越未越差,严重影响了她的正常工作和生活质量。虽然她在上海东方肝胆外科医院再次手术,但手术治疗仅仅是补救性措施,远期疗效根本无法预判。

  经咨询相关专家,“胆管损伤的患者要维持胆肠通路的恒久通畅并非仅靠外科技术就能彻底解决,也就是说医源性胆管损伤造成的胆管狭窄问题根本无法通过外科手术得到彻底解决。”专家判断李某琴的胆管在多年以后也许还会再次出现狭窄,还需再次手术,而且手术次数越多,手术的难度会越来越大,最后结果会造成原告肝脏衰竭,解决的唯一办法就是肝脏移植。

  综上,李某琴认为青海省交通医院在手术过程中存在操作不当和失误的行为是造成她医源性胆管损伤的主要原因,同时对她隐瞒其他治疗手术方案,故对诊疗行为存在明显责任。

  共青团青海省委(省未成年人保护委员会办公室)指派董胜志律师代理李某琴的案子。董胜志接受指定后,积极与李某琴沟通联系,了解详细情况。后将青海省交通医院起诉至西宁市城西区人民法院,请求法院判令青海省交通医院给付各类费用390352.89元(个人支付的医疗费48891.77、护理费18661.52元、误工费7082元、住院伙食补助费7430元、营养费2350元、省内外伙食及交通补助费22585.60元、伤残金233352元、司法鉴定费20000、精神损害赔偿金30000元)。起诉的诉讼费由青海省交通医院承担。

  西宁市城西区法院受理后于2018年8月16日作出判决,判决青海省交通医院赔偿李某琴医药费28168.30元、护理费2315.13元、误工费4957.40元、营养费1050元、住院伙食补助费6881元、住宿费3441.62元、交通费5453.70元、伤残赔偿金163348.50元、精神损害慰问金15000元,共计230615.65元;案件受理费5824元,减半收取2912元,由青海省交通医院负担2227元,由李某琴负担685元。

  《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16条规定,侵害他人造成人身损害的,应当赔偿医疗费、护理费等为治疗和康复支出的合理费用,以及因误工减少的收入。造成残疾的,还应当赔偿残疾生活辅助具费和残疾赔偿金。造成死亡的,还应当赔偿丧葬费和死亡赔偿金。第22条规定, 侵害他人人身权益,造成他人严重精神损害的,被侵权人可以请求精神损害赔偿。第54条规定,患者在诊疗活动中受到损害,医疗机构及其医务人员有过错的,由医疗机构承担赔偿责任。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11条规定,雇员在从事雇佣活动中遭受人身损害,雇主应当承担赔偿责任,雇佣关系以外的第三人造成雇员人身损害的,赔偿权利人可以请求第三人承担赔偿责任,也可以请求雇主承担赔偿责任,雇主承担赔偿责任后,可以向第三人追偿。第17条第一款规定,受害人遭受人身损害,因就医治疗支出护理费、交通费、住宿费、住院伙食补助费、必要的营养费,赔偿义务人应当予以赔偿。第19条规定,医疗费根据医疗机构出具的医药费、住院费等收款凭证,结合病历和诊断证明等相关证据确定。赔偿人对治疗的必要性和合理性有异议的,应当承担相应的举证责任。医疗费的赔偿数额,按照一审法庭辩论终结前实际发生的数额确定。器官功能恢复训练所必要的康复费、适当的整容费以及其他后续治疗费,赔偿权利人可以待实际发生后另行起诉。但根据医疗证明或者鉴定结论确定必然发生的费用,可以与已发生的医疗费一并予以赔偿。

  2003年7月16日,国务院第15次常务会议通过并于9月1日颁布施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援助条例》后,我国法律援助事业进入了法律化的阶段。《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援助条例》第8条规定,国家支持和鼓励社会团体、事业单位等社会组织利用自身的资源为经济困难的公民提供法律援助。

  共青团青海省委12355服务台自开通以来,以省律师协会未成年人保护委员会为核心的法律专家团队提供法律咨询服务和个案办理援助,尽其所能积极的为青少年提供公益服务,让求助的青少年找到最快捷最为有效的解决方案,以解决青少年的困难,真正帮助那些经济上困难的青少年,让青少年知道用法律武器维护自身的合法权益,尽快从陷入权益无从救济的困境中走出来。

本站文章于2019-11-13 03:12,互联网采集,如有侵权请发邮件联系我们,我们在第一时间删除。 转载请注明:青海法制报数字报刊平台
已点赞:105 +1

上一篇:

下一篇:



关于我们

  • 关于我们
  • 品牌介绍
  • 诚聘英才
  • 联系我们

学生/家长

  • 帮我选学校
  • 帮我选专业
  • 投诉/建议

教育机构

  • 如何合作
  • 联系方式

其他

  • 投稿合作
  • 权利声明
  • 法律声明
  • 隐私条款
全国统一客服电话
4006-023-900
周一至周六 09:00-17:00 接听
IT培训联盟官方公众号
扫描访问手机版
家电维修|北京赛车pk10